注册 登录
返回首页 安全人

fzy8369 http://bbs.anquan.com.cn/?89263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飘扬的军旗之燃烧岁月(一个特种兵的成长和经历:127-2)

热度 2已有 2181 次阅读2015-10-14 08:56 | 特种兵

第一二七章  大戏开唱(二)
          分好组,刀哥我看看我们这一组的人,心里当时就哇凉哇凉的啊,不是说瞧不起别人,绝对没那意思,就刀哥我走到这里真的算烧高香了,除了拼命外,我感觉幸运也算占了一大部分,所以刀哥我不会瞧不起被人,不过看着身边这一组的人,尼玛,这心还是哇凉哇凉的,热不起来啊,主要有几个是新兵蛋子啊,还要抱头喊政府饶命的两个,这都什么事啊,经过出发前的相互摸底,令人感觉庆幸的事,其他几位老兵还不错,都是经过野外生存训练和地图研判的,着起码能保证我们能照顾到其他几位爷,不过看着其他几位爷,刀哥我一脸无奈,没办法,谁让我们都是最后一个档次,就好像比班级里学习成绩倒数第一和倒数第二耍的好,也就他妈的这个道理。在说点不好听点,学习不好怎么了,就是不愿意和学习好的在一起。
        不过既然到了一组了,就认命吧,打起精神干活吧,有什么办法呢,反正到了这个地步,只有努力,当一切定型的时候,不能怨天尤人,这个时候想的就是如何努力,可是一看到奥这赤裸裸的现实,真令人又一次泄气,好吧,我承认,面对这其他组,不是我们不努力,不是刀哥我不想发奋图强,只是真的没办法有勇气说我们这组能混下去。不过有梦想总是好的,如今就像当今那个阿里巴巴的马云一样,人家那话说的挺经典,万一实现了呢?
         我和322对望了一样,两个人眼里都充满无奈,不过我们都是不服输的人,眼神互相给对方鼓励了下,可还没等递过去鼓励的火花,我们两个好像想起什么了,立刻都扭过头去,不再搭理对方,而且下意识的差点来了句呸。
          新手几枚,将帅不和,这可怎么玩啊,刀哥我还不想这么快被扫地出门,尽管承认现在就是扫地出门我也认了,只是心里还是有那么点不甘,谁愿意没到最后愿意放弃呢?尤其刀哥我这种已经把自己送到了绝境的人,无路可走啊。
      带上装备,检查完毕,领到地图,没多余废话,一句话出发,看样子,这么多组,每组路线看样子都不一样,我们这组直接上车了,先送到目的地,在车上,拿到我们路线图的时候,刀爷我当时就有点傻眼了,这尼玛是地图吗?眨眼一看你绝对以为这玩意就是抽象派画的画。刀爷我学过地图研判,这不带这样的。再一看,四百五十公里,这是坑爹啊,就这地形,别说你们中途围追堵截,就是你们不围住堵截,我们自己能走出去都不错。当时就把刀哥我刚给自己打的那么一点点气又消灭掉了,我们几个懂得看地图的,看了后都吸了口凉气。看到那地图真有点傻,因为有些路线几乎是断崖和河流,而且看样子,这不是一般河流,毕竟从图上大体能判断出来。而几个不会看地图的,看着画的这个样子,尤其54那个货,竟然来了句,这画不怎么好看,其他几个不懂地图也附和,嗯,的确不好看,难看。
          我真想有股抽他们几个的冲动。好吧我承认,你们赢了,几位大哥,就别捣乱了,因为我们这个组,组长是322,我们几个懂地图都把目光投向他,毕竟这个时候,组长说什么就什么,军人就得听指挥,指挥官那责任重大的很,尤其是有意见不不统一时候,一旦形成决议,必须服从,所以那句话说的好啊,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只要领导的好,绵羊也能变成狮子。只要锄头好,没有墙角挖不倒,貌似扯淡了。
         当我们把目光投向322时候,322白净的小脸蛋出现了点红晕,奶奶的,我怎么看都像小白脸。不过人不可貌相,毕竟我和322斗了这么几天,这哥们感觉也算是个人物。
          322环视了我们:“全体都有,再次检查自己身上多有装备。老兵帮助几个新兵再次检查下。”这算是322发布第一组命令。我们立刻执行了。
       2小时候后就这么着车停了,我们也不知道到哪里了,下来的教官连看我们一眼都不看,就把车开走了,你妹哦,好歹说下我们再地图那一块,有他妈这么玩的没?坑你爹啊。
          我们连在地图哪里都清楚,还好刀哥我在出发时候,就留了个心眼,从营地到这里我大约计算了下时间和方位,几个老兵也是,我们几个商量了,大约确定我们再地图那个位置,可看着这给的地图,越来越有股杀人的冲动。就在我们有点不确定时候,322先爬上一个山包,眺望了下,然后下来拿出罗盘开始测量,看样子322对于罗盘运用不错,测量岩层走向先判断位置。
          几个老兵立刻上去帮忙,刀哥我也有点不情愿的上去了,好吧,先一致对外,现在不和你闹,毕竟刀哥我也知道那头大那头小。至于怎么测量倾斜角走向刀哥我就不扯淡了,懂地质的兄弟们肯定知道怎么测量。这基础课,可是测量后和要和地图上对比验证,这他妈还真是门学问。反正刀哥我也是八成。不是特熟,你说野外生存,刀哥我还行,可要是判断地形也行,可是判断并却确定这抽象派地图,你妹的,这就是我们以前考试后面那道选作题。都是留给学习好的,也就是高手做的。
         看着我们手里拿的地抽象派地图和判断下来的位置,我们心里那个忐忑啊,刀哥我都能用如今流行一个神曲形容下,就是那首叫什么娜的神曲《忐忑》。啊啊奥,啊啊奥,带个刀带个刀。真的不能确定。这是你妹的抽象地图带部分地形图。
         就在我们几个懂地图在商量时候,不知道怎么确定的时候,306哥们开口了,我说兄弟们,我给你们讲个故事。
         我在山里采药时候曾碰见个老人,老人给我过一个故事,他说古时候,有个人,随他爹学看病好多年,就是一直不敢单独为病人开药方,他怕开错方,害死人。他老爹很头痛,认为他家世代行医,就到他这一代就此断送了,可越是逼他,他越是恐惧,越是不敢敢给人看病。然后把他老爹气的病倒了。他见他爹病子很着急啊,想要去请别的大夫为父亲看下。他娘就阻止他:说他混账,说你爹一辈子要强,医术从不输与别人,如今你找别人为他看病,不是成心想气死他吗?他娘说我们家世代行医,没成想到你这一代要失传了那家伙被母亲说得满面通红,有心想上前给他爹看病,可是心里拿不准,怕下错药害死他老爹。正在他猴急的时候,母亲惊呼一声。他再也顾不上,上前抓住爹的胳膊。手颤颤抖抖地放在了的脉上,当他听见脉音的时候心突然静了下来,然后在纸上快速的写下了药方,母亲没等他反应过来急忙派人去抓药。一直等父亲喝完了药,他都没敢离开父亲半步。没想到他爹喝完药后不久就醒了过来,对着母亲说:“谁给我开的药,这药用的不错,见效!”那家伙见他爹又听见父亲对他开的方子大为赞赏,感觉相当不错,接下来不用他娘说便会按时为父亲诊脉,开方。他爹看过他的方子后每次都会微笑地点点头,这让他的信心大增。从此他也不再害怕给病人诊病开方了。我的故事讲完了,这个故事说明啥,就是说,我们得迈出第一步。第一步都迈不出,我们啥不懂。
          尼玛哦,我们忍着听完这货讲完故事后,说的我们几个懂地图研判的老脸一个个闹红晕,好吧我们知道,这货说的的确在理。那就先定下来个路线再说,先迈出第一步,不管对错,毕竟在天黑前得先找出宿营的地,山里那些畜生说点夸大话,还真不是怎么怕,刀爷我怕的是这帮人畜,这帮都是专门整人的货,指不定出什么幺蛾子,所以天黑前我们得找到一块合适的地点休息下。根据306老神仙的故事的建议我们几个再次商量了下,加上322对地形研判的功夫,我们确定下来就出发了,我们得迈出第一步,结果证明了,我们迈出的第一步是多么痛的领悟…..

路过

雷人

握手
2

鲜花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安全论坛 ( 京ICP备2021032568号-4|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471号 )

GMT+8, 2022-12-8 08:12

Powered by anquan.com.cn X3.9

© 2001-2021 BBS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