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返回首页 安全人

自由空间 http://bbs.anquan.com.cn/?9767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原本温柔静谧的溪流,瞬间吞噬7条生命

热度 1已有 2017 次阅读2022-8-16 18:12

吃人的网红小溪流

在某些社交平台当中,龙门山镇龙漕沟的的风景是这样的。

植被丰富,河水清澈,大大小小的石头铺满河床,打扮精致的户外博主们带上露营装备,在这里消暑纳凉摆拍。


巨大的石头之间往往还会藏一潭汪汪的碧水,因此这里也是博主推荐的溯溪泡潭子胜地。


请注意,风光秀丽的龙漕沟并非旅游景区。

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野生河道,更是一条泄洪沟,它位于地震活跃区龙门山断裂带的中端,地质活跃,地质灾害频发,每年七月入汛后,区域内的农家乐都会停业备灾,辖区内三级预警限制进入,二级是禁止进入。

8月,正是年度地质灾害最高风险的时间段。


博主们花式赞美的那些巨型石头,其实就是山洪暴发的时候,被水流从山上推下来的

博主们将龙漕沟的标签设置成了小众绝美等等,煽动了不少人前来游玩,而就算这个地方再红,当地都没打算把它当成旅游景点,还处处设了护拦,贴了警示,宣传山洪暴发时的龙漕沟的危险性。


可是,游客们还是破网而入。央视记者到现场进行事故追踪,不到一百米已经有三处围栏被人为破坏。


灾难发生那天,在山洪到来的十几分钟前,有工作人员在喇叭里大喊,“给你们跪下了”,但大家都无动于衷,有人坚持要把麻将打完,还有人说宁愿淹死不愿意热死之类的话。


结果到人们意识到山洪真的袭来,留给他们逃跑的时间是只有短短的几秒,来不及逃跑的便被完全困在了水中。

网络上流传的父子视频让人揪心,一位父亲紧紧抱住孩子坐着洪水中间,坚持了15分钟,一直没有等来救援。

岸边的人试图用天幕的棍子和绳子拉住他,却因为距离太远一直无法成功。

‍今天下午得到的消息,父亲和孩子最后还是被冲走了,在最后一刻父亲曾想把小孩抛上岸,但没能成功。最后父亲被救,孩子遇难。


这次的事件,和1999年8月14日发生在日本神奈川县玄仓川水难事故异常相似。


日本玄仓川事故现场是一条山溪,上游有一水库。平常是砂石清流,夏天许多人带孩子去玩水。

事故前一天,这里开始骤雨,水库蓄水超过了警界水位,为了防止水库堤坝缺裂,管理处不得不放水减压,当时工作人员就呼叫戏水的人赶紧撤。

当时大部分人都撤走了,还剩下十三人拖拖拉拉始终没有撤退,结果洪水来了,没有撤离的十三人全部被困在河中。


他们在河中相依为命了3个小时,最后被洪水冲走,全部遇难。


这场水难当年震惊全日本,也让日本露营风潮进入低迷期。

如果不是博主们的推荐,龙漕沟也不会从泄洪沟成为“免费”“不要钱”、“适合一家大小”的网红亲水平台。


野生景点不要钱,但要命

在社交平台上随便一搜,总能看到户外博主和旅游博主分享一些隐秘的徒步、溯溪、泡潭子胜地,他们擅于选择最美角度拍摄美景和精修照片,以此吸引点击。

他们把所到之处形容为仙境,鼓励大家挑战,却很少会提醒大家安全问题。

自从露营流行起来后,这样的事故已经出现过不少。

上个月在北京房山大石河,就有玩水的小孩因为捡拖鞋落水,两个大人立刻跳进水里施救,却遇到暗流开始挣扎。

后来众人使用气垫床进行营救,才将落水儿童救上岸。




新闻只提到孩子被救,有自称目击者的网友说救人的一位是孩子父亲,不幸遇难了

还有一位网友自述自己掉到大石河的经历,因为带的小狗一转身就走到深水里,她想去救狗,自己踩进去的瞬间就没影了。还好钓鱼的人救了她。


野河泥沙深浅不一,可能你上一秒在浅浅的河边,下一秒河水就能没过你头顶。就这么一个险象环生的大石河,却被一些人吹成“玩水带娃胜地”


因此哪怕河边有禁止下水的警示牌,仍然有家长带孩子前来戏水。


河滩露营,也是博主们最爱分享的露营方式,但很多露营小白可能只会跟风扎营,却不知道河滩露营的风险隐患。

6月份,同样是成都,就有河边露营的游客突遇水位上涨,帐篷被淹,小车被冲走。


老话说“欺山无欺水”,其实山谷探险也很容易遇到意外。

之前我们写了关咏荷弟弟意外身亡的事情,她弟弟便是在香港下城门水塘景点跌落山谷丧命的。

这个野生景点还被香港的某些网站推介,说它犹如登陆火星。


因为山路陡峭还有人专门放下一根绳子攀爬。


关咏荷的弟弟坠落不治身亡后,香港政府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比如在山边停留了车辆监管,以及在路边设置塑胶网禁止游客进入。

警方还对私自进入的市民发出了可能罚款50000港币,以及监禁两年的处罚警告。



其实“夺命流量”并不是这两年才出现的,早在社交媒体不发达的BBS时代,就有大量旅游贴推荐“徒步穿越无人区”、“桃花源般的冷门路线”等看起来很酷的行动路线。



穿越无人区,听起来多么接近人们心目中的“诗和远方”,可实际操作完全不是那回事,人人都可以有向往自由的灵魂,但大多数人都缺乏能够穿越的身体和知识储备足够的大脑。

在无人区旅游蔚然成风的时期,出现过不少驴友悲剧。

2010年12月,十八名FD大学学生通过网贴聚集,没有买票,私自进入一段未开放的区域“探险”。

这十八人里没有向导,只有一台GPS和等高线图,有一些同学连基本雨衣都没配置,又赶上黄山地区天气恶劣,未开发山区地形复杂,GPS落水失灵……最后18人被困山中。


后来警方派出200人连夜上山搜救,在下撤过程中,参与救援的警察张宁海因为下雨路滑,不幸坠入悬崖……


臭名远扬的“FD十八驴”事件用血淋淋的事实告诉人们,所谓“高知”并不总意味着理性判断,更与善良毫无关系。

在公共网络空间做类似“穿越无人区”的攻略是一种刻奇且虚荣的行为。都市生活将我们的野外生存能力消磨殆尽,离开人工基础设施,对普通人来说无异于“孤身走暗巷”。

炫耀自己越过安全红线以后,只强调风景、感受和炫酷的“孤独感”,却忽略了海量“门槛之下”的向往者可能存在的模仿风险,这是不道德的。


夺命的流量该管管了

网红们的目的明确——就是通过社交媒体上的展示完成引流和变现。

为了达到目的,完全不顾及其它任何因素,哪怕是生命安全。泄洪通道是法律法规明确禁止进入的,可他们只管炫耀,种草,谁管徒步穿越的普通人死不死,山洪爆不爆发呢?


“网红能去,我也能去”,如果持有这样傻白甜观点的游客已经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而作为始作俑者去“打卡”的流量制造者丝毫不受影响,这也太不公平了吧。

我们面对恶性安全事件,似乎总是更习惯先去讨论“监管责任”。但从后续更新的信息来看,无论是基层工作人员内部沟通的纪录,还是“跪下来求你们上来”的视频,都让我完全不想再指责管理部门了。



我们社会环境的基础事实之一不正是法不责众么?游客心里没有安全这条红线,面对苦口婆心的劝离,要么拖拖拉拉,要么置之不理,有一个重要心理是从众——那么多人都在玩水能有什么事。

“网红打卡点”这个事实,无疑助涨了当时游客心中的有恃无恐。


或许这类由商业驱动的问题,可以考虑用商业逻辑去解决。下沉市场的低门槛决定了缺乏信息辨别能力,盲目跟风的人注定就多。

因此内容制造者需要对自己输出的内容负责,他们对“攻略”等引导性内容所造成的结果,也理应背负一定的道德责任。

另一个容易被忽略的责任方是信息内容平台,平时无事发生的时候,号称大数据技术无所不能;一旦真刀真枪谈数据责任,就想只靠“处分”发布者了事,平台的生意也做得太轻松了。

平台与内容制作者都是从流量中获得收益的人,社会责任的板子也必须够长,能够打得到它们才行。


E姐结语:

创作自由和内容引导其实并没有那么对立,彭州发生的悲剧,需要的只是博主、网红们承认“泄洪道不适合野营纳凉”,需要的是平台不对明显违规的攻略内容开放流量池。

要不是利益驱动下有错误信息传播造成了“打卡点”,那些遇难的游人都可以不必在那里。

那位“跪下来求你们上来”的大哥心理有多崩溃,那么多人像着了魔一样完全不把安全提示放心上,最终他眼睁睁看着生命在眼前流逝……

原本不必如此啊,要做的不是让大哥变成超人把所有人都拽上岸,而是让那些迷糊的游客牢牢记住:泄洪通道不要下水,不要下水,不要下水!

最后,跟大家说说网红博主们没有坦白的野生景点背后的隐患:

1、河滩露营。河滩露营如果下起倾盆大雨,河水很可能暴涨冲走露营者。

2、溯溪泡潭子。溯溪通常选在山间水沟,汛期会遇到水势暴涨形成瀑布群,而且溯溪对体能要求很高,长期泡在冷水里容易失温。在一些植被丰富的溪流,可能遇到水蛇袭击。

3、徒步、爬野山。路线不熟、准备不充分、不了解山中气候变化草率上山,都可能造成受伤和被困山中。

4、穿越无人区。无人区然条件恶劣,野生猛兽多,一旦出现事故,搜救难度极大。

其实,只要选择成熟的景区、营地及徒步路线,或跟随有经验的团队一起出行,户外活动安全系数还是很高的。

另外,在活动期间要留意天气预报及景区通知,安全的山谷遇到暴雨也可能山洪暴发,一定要听从工作人员的指挥。

最重要最重要:不要被平台博主那些美美的照片蛊惑!


路过
1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fly135672 2022-8-19 10:16
普通老百姓的安全意识缺失太多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安全论坛 ( 京ICP备2021032568号-4|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471号 )

GMT+8, 2022-9-30 10:26

Powered by anquan.com.cn X3.9

© 2001-2021 BBS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