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文化网购·安全超市

安全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303|回复: 20

清明(原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3-21 08: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那年的秋天,比往常,总是隐隐的埋藏着郁郁之意。事后我想,血缘这种东西,确是很奇怪的。
老乡经营一家小店,我常常去买盒饭。那天中午,我照例去买盒饭,小店老板神神秘秘地跟我说:咱镇上瓦斯爆炸了,埋下了不少人呢,好像听说就有一个姓Z的,不是你家什么人吧?我心里“咯噔”一下,但我很快就想,我家应该没有在采煤一线的,父亲是机电工,哥哥在整备,都属于辅助部门,应该不会。但我无法不关注,还想问,老板娘使了个眼色给老板,老板便借了个话,到一边干活去了。
回到教室,程子问我:怎么了,脸怎么跟白纸一样?我说没事。这事就揭过去了。
十一回家。因为要赶最早的火车,往往顾不上吃中饭,最后一堂课下了就往火车站跑。我每次回家都是高高兴兴的,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却沉重得像是压了一块铅。
在车上,山子给我买了两个红薯,我胃不好,一般不太敢吃这样不好消化的食物。但山子非逼着我吃下去。这有点反常,山子向来是尊重我个人意愿的。
一进门,我就觉得家里不寻常。不年不节的,三个姐姐都回家来了。大姐二姐都在外地,如果不是特殊,一家人要聚在一起,并不容易。
母亲看我进来,从脸上,分明是整理了一下,才有了一点笑容,招呼我回来。
压抑,弥漫在四周围。我心里很憋闷,趁母亲给我张罗饭,便到院子里透气。二姐出来见到我,眼泪却唰唰地掉下来。我赶紧问二姐:怎么了?二姐说长时间没见,想挺慌。然后赶紧掩了掩泪,进屋了。
我的眼泪却下来了,止都止不住,为了这个家庭并不算平安的过往和现在。这个家庭曾经经历过的苦难和艰难,让我在面对很多事情的时候都可以从容宁静,但那天,我分明感到手微微的不明所以地抖。
母亲招呼我进屋吃饭,我赶紧把眼睛仔细抹了抹,应了一声。
回到屋里,母亲看着我发红的眼睛,说:妈不瞒你了,你哥没了。
一瞬间,好像所有的压抑、怀疑、悲伤都找到了闸口,我哇地一声哭出来。全家人都跟着我哭出来。我赶紧收了声,跑到外面去。
北方的秋天,来得特别早,那些树,从初秋,就已经纷纷地掉下叶子,何况现在已经深秋了呢,光秃秃的凄凉一片连着一片,满眼都是;四面的山,因为纬度高而日落早,已经显出黑黢黢的印子,低低地压在视野尽处;风,夹着深秋特有的森冷,把本来就低沉的昏暗的云,压在山腰;远处有“嘎嘎”的暮鸟的归巢的叫声——如果鸟儿知道将要回去的那个家已经并不能称为完整,它会如何回去呢?
我在外面足足呆了三个小时,这三个小时里,我想了很多。
我想起六岁那年,在市里当财政部长的叔叔偕了婶婶,来我家吵架,婶婶趾高气扬:给谁家的孩子往市里调换工作,也不给你家的孩子调!母亲刚硬:我儿子没能耐,下井挖煤,死了也是为国捐躯!——直到今天,我绝不原谅叔叔婶婶;
我想起小时候,爸爸妈妈上班,没时间带我,哥哥老是带着我到处跑,我都四岁多了,哥哥还把我放在脖子上,骑“脖颈儿”,嘴里哼着小调,逢人就向人家显摆自己这个聪明的小弟弟;
我想起哥哥每个秋天去山里采蒸馒头用的黄椴树的叶子的时候,必是找一处长满了山葡萄的结实的藤子,把我扔到上面去,自个儿去摘叶子,我就在藤子上爬来爬去吃葡萄。山葡萄太酸,吃多了肚子疼,每次回家我哥都要挨妈妈骂,哥哥每次都嘿嘿地瞅着我傻笑;
我想起哥哥秋忙的时候去给朋友家里帮忙,总要顺路从山坡上给我带回来很多山李子、山梨。回到家,用特殊的艾草把他们困起来,隔十天半月就困出悠悠的果子香。我常常流着口水跟在哥哥屁股后面一遍又一遍的问:什么时候可以吃?哥哥总是嘿嘿地笑,让我再等两天,再等两天;
我想起哥哥把我逗急了,我就使劲哭,一边哭,一边手抹着眼睛,一边追着母亲上班的脚步,深一脚浅一脚地追,一不留神就摔一跟头,哥哥赶紧把我抱起来,一直哄,哄到最后一定是带我去小店里买好吃的而结束;
我想起哥哥工作后领到第一个月的工资,就带我去小店买烤鱼片;我想起哥哥有了儿子让我这个聪明的小叔叔去给大侄儿“踩生”;我想起哥哥说我考上大学他一定要送我到学校;我想起哥哥大我十三岁,像哥哥又像父亲……我的眼泪又止不住地掉下来。
但我终不能过于伤痛。白发人送黑发人,最伤心的一定是父母。哥哥出了事故,埋在煤下面,一直没有被找到,等了三天,父母三天没睡,母亲三日白头。找出尸体给家里送信的时候,镇里是派了救护车一起来的,怕母亲难忍悲痛而昏厥。这个历经无数艰苦、磨难,又必须顽强、坚韧地走下去的家,该如何再去支撑?
回到学校,一直到高考结束,我都没跟任何人提起这件事。拿到大学入学通知书那天,琨和我一起,去给哥哥扫墓。小镇的四面环山,哥哥的坟,跟众多离开这个世界的小镇上的居民一起,立在那片充满阳光的山坡上。几经展转,终于看到了哥哥的那并不显眼、长满杂草也开满山花的墓。
初秋的天气,炽热中却透出后劲不足的索落。草都有些微微的黄,那些初秋才开的山花,代替了盛夏繁密的烂漫,班驳的点缀着这一处,那一处。我在哥哥的墓前站定,忽然就失了时空,分不清远和近,辨不明早或晚,我轻轻地抚摩着狭窄墓碑上铭刻的名字,一笔一划地抚摩过去,心就随着雕刻得时凸时凹的纹路而穿山越海,我仿佛又看到哥哥冲我嘿嘿的傻笑,又感受到哥哥高高地把我抱在怀里,又跟着哥哥的屁股后面问山梨什么时候才能吃啊……我终于痛哭在哥哥坟上,双手抱着,就好像我惯常地搂着哥哥的脖子那样,隔着黄土一遍一遍的问:哥,我考上大学了,我实现了我给这个家庭、给父母、给你的承诺,可你,你说你要送你那最小的弟弟上大学的承诺,还能兑现么?
我一直都以为,哥哥离开的这个事实,也和我曾经历经的那些刻骨铭心的创痛一样,会渐渐淡出,仿佛电影里那些越拉越远的镜头。我的生活和大多数平凡的人一样,踩在岁月的车轮和人生的沟坎之间的缝隙中颠簸而行。但我却又分明地感受到,经历过生离死别后那苍凉的心境。原来,当发生了的事,因为太过亲密,太过沉积,还是会留下痕迹,仿佛,刻在树木骨子里的那些冰凉的年轮。
十一年了,每逢清明,家里和我,都会不可避免的,想到心灵的这个不得不接受、却又不得不放弃的缺口。我在遥远的远方,为你,哥哥,
烧——一刀纸,
燃——一束心香。
发表于 2009-3-21 08:5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动的一塌糊涂!
发表于 2009-3-21 08:56 | 显示全部楼层
管理员加分啊!
发表于 2009-3-21 09:34 | 显示全部楼层
收藏了,长兄如父啊,可惜。。。
发表于 2009-3-21 09:52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感动!看来煤矿的安全问题确实是个大问题!
发表于 2009-3-21 10:59 | 显示全部楼层
安全生产,关系到每个家庭的幸福啊!
许多像这样的家庭,因为安全事故失去了最亲的人,得到了最沉痛的打击.
发表于 2009-3-25 15:1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动,很感动
发表于 2009-3-31 15:5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泪是因为本性的感动而流,也为你的真挚而洒,更为你的哀痛而滑。
发表于 2009-4-4 08: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可恨的就是那些只为利益不管员工死活的煤矿主,多少生离死别就这么造成了,难道他们的良心就不会不安吗?怎么就不为自己和家人造点福积点德呢
发表于 2009-4-5 13:39 | 显示全部楼层
伤亡事故永远是一个沉重的话题
发表于 2009-4-6 12:51 | 显示全部楼层
点支烟,慢慢拜读
发表于 2010-3-31 22:28 | 显示全部楼层
安全生产,关系到每个家庭的幸福啊!
发表于 2010-4-1 14:14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学习拜读了,感谢!

说得很有道理啊!!
发表于 2010-4-1 14:29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一人称的感受非常逼真,很感动。
发表于 2011-6-21 17:34 | 显示全部楼层
煤炭安全天天说,煤炭事故月月出!
发表于 2011-9-23 09:58 | 显示全部楼层
感动流泪
发表于 2012-3-10 09:3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共欣赏
发表于 2012-3-10 23:0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不仅是一篇好文章,更是作者内心世界的一扇窗。希望我们所有安全管理人员采取措施,共同努力,让类似事件不要再重演!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2-3-30 0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挺好啊
发表于 2018-3-31 16:45 | 显示全部楼层
生活中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事太多了,不管做任何事的时候,都要把亲人的影子代替管理者的身影,安全才能少出,甚至不出事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安全文化网 ( 京ICP备05066184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01185号  

GMT+8, 2018-7-16 09:1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