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文化网购·安全超市

安全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79|回复: 23

烟雨红颜(小说连载7)(邻家女孩7)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4-22 05: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烟雨红颜(小说连载7)(邻家女孩7
星期一早晨五点多,剑雨就早早的起床了,随便洗洗脸,倒点牙粉涮涮呀,就把那身泛白的军装穿在身上。
饭也没顾得吃,就左肩挎水壶,右肩挎挎包,准备到学校去。剑雨母亲见他这样心急火燎的,就对剑雨说:“你们不是去好几天吗?怎麽不带行李了?”这句话一出口,可把剑雨提醒了,吵着他母亲把他父亲的背包带找了出来,母子俩七手八脚把剑雨父亲的军用被子打了起来。左缠右捆,上翻下叠,就是捆得不整齐,因为此事,剑雨还怪母亲打的不好,不符合两竖三横的标准(因为剑雨见过父亲外出干活时打过背包)所以开始埋怨起母亲来。母亲见剑雨这样不懂事,索性不管剑雨打背包的事,去为他准备早饭去了。
母亲离开后,小小的剑雨缠开背包带,横竖一比划,想想父亲打背包时的情景,三下五除二,还真的把背包打成了,也还符合那两竖三横的标准,方方正正有模有样的。
剑雨成功完成打背包后,往身后一背,心花怒放的向母亲说:“妈,我走了。”母亲见他饭也顾不上吃就走,顺手从盆里拣了几个刚出锅的鸡蛋追了出来,把这个鸡蛋带上,路上饿了吃。剑雨返回头顺手一接,往挎包里一塞,急匆匆地向学校赶去。
教室的门还未打开,有几个同学已经等在那里。同学们见剑雨全副武装,一身军人的打扮,都围了过来,这个夸剑雨很像去参军的样子,那个手模着他的军用挎包,一个劲地赞扬起来,都投来羡慕的眼神。这时,夏云,从他们的身边走过,望着剑雨那一身打扮,噘着嘴瞪了他一眼,径直向自己的教室走去。
队伍集合好,出发的时间到了。王老师向同学们简单地说了行军路径和注意事项后,一声出发的号令,浩浩荡荡,红旗招展,百十多号人,向植树活动目的地“闹市村挺进。
一路上,各班级歌声不断,此起彼伏。同学们第一次外出参加植树劳动,心情振奋,精神抖擞,每个同学的的脸上都洋溢着兴奋激动的笑容。尤其是剑雨作为班级的体育委员,身穿一身泛白的军装,悠然自得的喊着口令,一会儿起头拉歌,一会儿向其他班级发出拉歌邀请,顿时,整个行军队伍的气氛活跃起来。
每当剑雨在队伍中高声吆喝时,夏云的脸上都会浮出笑容,美滋滋的幸福眼光都随着剑雨身影飘去,那种情不自禁的爱意都随剑雨的声音起伏跌宕,少女的爱恋也伴随她融入那活跃的气氛中。
夕阳西下,西边的山头上残留的云彩在飘动。艰苦的跋涉和行军,闹市村在天黑前就到了。各班级在村主任的安排下,随着父老乡亲们的引领,这户三个,那户五个,在天黑前都住了下来。剑雨和其他五个同学因为是男生,就住在条件简陋的小学校。在老乡家里吃了晚饭,剑雨跟随王老师检查安顿了班里同学,回到小学驻地,倒头边睡,因为第一次走这麽远的路,可能也是累了,不一会剑雨就沉醉在甜蜜的梦中……。

 楼主| 发表于 2015-4-22 05:41 | 显示全部楼层

烟雨红颜(小说连载8)(邻家女孩8)

烟雨红颜(小说连载8)(邻家女孩8
山区的早晨来的特别早,树枝上叽叽喳喳跳跃的雀儿把剑雨和同学们从梦中惊醒了。他们顾不上洗脸,穿好衣服就像教室外跑去。
寂静的山村,从这时开始热闹起来。农家的婆姨们都为自己的男人和孩子点火做早饭了。远处的天际中,炊烟袅袅,像一床被子把这个二三百人的山村笼罩起来,仿佛与外界隔绝起来。农家院子中几声“咕咕鸣”的鸡叫声伴随着牛儿下地的铃铛声和旋着整个山村,顿时,这个小小的山村和人们都沸腾起来。剑雨和同学们被这轻云缭绕,美丽景色的山村所吸引,看看这里,摸摸那里,还拿着木棍赶着牛儿玩耍着。王老师的叫声把剑雨和同学们玩耍的心情收了回来。“剑雨,快和同学们回来吃饭了,一会儿,我们上山植树去”。
剑雨和同学们在村长家里吃了早饭,带上铁锹,浩浩荡荡向他们的山上植树点畔去。
在村长的带领下,参加植树的同学们按班级一字排开在一座小山丘上。有的挖树坑,有的从山下扛树苗,热火朝天的干了起来。
剑雨和几个男同学被王老师安排从山下往山上扛树苗,几趟山上山下的往返,一个个滚身是汗,还真有点体力不支了。可剑雨这几个小伙子们根本不怕苦和累,虽然上山时扛树苗有点累,可下山时是空身,这就为剑雨他们带来了劳累中解脱,每当下山时,同学们都像在玩耍一样,轻松欢乐地跳跃起来,这时,剑雨就带头唱起个来,那歌声虽不响亮,可也在劳动中为同学们带来了轻松的欢快。每当歌声响起,远处总有个笑脸在眺望着他们,美丽的笑容总是伴随着这批扛树苗的同学们----那就是夏云的得意高兴的笑脸在荡漾。
将近中午时分,王老师一声“同学们喝点水,原地休息一下,再干”。
同学们一个个放下铁锹原地休息了。剑雨从挎包上解下毛巾擦着汗,正想拿起水壶喝水,突然,从远处飘来一声“快来人,有人掉下去了”。剑雨听到喊声,扔下水壶和男同学们急忙向喊声的方向跑了过去。
等剑雨他们跑过去后一看,悬崖下,一个女生躺在那里,剑雨也不顾危险,双手一托,纵身跳了下去,赶忙弯下腰,将那女生抱了起来,抹去女生脸上的土一看是夏云,他顾不得同学们在场,急切地喊着“夏云,夏云,你怎么啦….”
夏云在剑雨的喊声中慢慢清醒过来,睁开眼一看,是剑雨,声音微弱地说“剑雨哥,我的腰痛得厉害”。“不要怕,有我在,你不要动”,这时,男同学在上边伸下来手,慢慢地将夏云和剑雨拉了上去。几个老师们也过来看着夏云,问问夏云的伤势,只听王老师说声:“剑雨,你把这女生赶紧送下山,去找医生看看”。说是迟,那是快,剑雨翻身背起夏云急匆匆向山下奔去。
这时的夏云,无有了往日的羞涩,无有了昨日的笑容,无有了刚才的得意,乖乖地扒在剑雨的肩上,可身上伤痛隐隐作痛,让她在众目睽睽之下,感受着大哥哥般的照顾……。

 楼主| 发表于 2015-4-22 05:43 | 显示全部楼层

烟雨红颜(小说连载9)(邻家女孩9)

烟雨红颜(小说连载9)(邻家女孩9
剑雨背着夏云沿着崎岖的山路向村子里奔去,后面扶着夏云腿的同学都更不上剑雨的脚步。这时的剑雨,也顾不得脚下的坑坑洼洼,三步并着两步走,一路狂奔。心急如焚,边跑边朝着背上的夏云喊:“夏云,夏云,痛吗?坚持一会儿,马上就到了”。背上的夏云虽然愿意享受让剑雨哥哥背着感觉,可她今天疼痛难忍。听到剑雨在叫她,轻声哼了几声,“剑雨哥,你跑慢点,我都换不过气来”。剑雨也不管夏云在说什么,径直朝村子里跑去。
“医生,医生,快点来看看”。剑雨刚跑进村委会大门,就急切地朝院子里喊。

“怎么啦,谁病了”顺着喊声望去,从北方里走出一个中年男子。

“来,来这屋,快看看,怎么啦?”。

“她从山崖边摔下去了,医生快给她看看怎么样”。剑雨焦急地说。

剑雨把夏云放在床上。医生问她“你那里痛?”

“我腰痛得厉害”。

医生让她爬在那里,顺着脊背用手按着检查,当按到腰部时,夏云痛的吱呀咧嘴。

“你不要动,我给你搓一搓,”医生对夏云说。说着就给夏云搓了起来。
经过医生为夏云十几分钟搓按,夏云的腰,好像没有刚才那样疼痛难忍了。才抬起头望着剑雨。只见他满脸通红,前额上的汗一直忘外流,夏云从自己裤袋里掏出一块方方正正的粉红手绢递给剑雨。
剑雨顺手一接、一擦,本来脸上的流的汗,这一擦,却成了“花脸猫”,一旁医生看着剑雨笑着对她说:“看来她的腰问题不是很大,不过,还得到县医院拍个片子再检查一下,如果没问题,十来八天就好了”。
剑雨听完医生的话,对夏云说:“没关系了,你不要怕,我们回去到医院检查一下就好了。”
夏云听着剑雨这样说,刚才的疼痛顿时不那么痛了,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这时,夏云的班主任刘老师也和几个女同学赶了进来,听到剑雨的话,“就对剑雨说,下午,让几个同学陪着夏云回县城医院检查一下,你回去植树吧,辛苦你了”。
剑雨轻轻点点头,望着夏云说“好好回去休息一下,不要乱动了,会没事的。我走了,你要保重。”返身出门,向山上植树点走去。
植树劳动进行的如火如荼,井而有序。白天剑雨在繁琐的劳动中度过,他还不觉得关心夏云的病,他把对夏云的关心都发奋在艰苦的劳动中。几天下来,手磨破了,还打起了血泡,肩扛红了,在他那白衬衣的肩部,留下几道红印,可他都不觉得累何苦。可到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就想起了夏云,也不知她的腰痛怎么样了?检查的结果又怎么样?现在应该没事了吧。每到这时,他总是一个人走到村边,望着天空的月亮,默默地为夏云在祈祷,在祝愿,在祈盼。
几天的植树劳动结束了。剑雨和同学们告别了村里叔叔伯伯阿姨们,踏上了回城的归途。满身军装装束的剑雨,犹如一个军人从胜利的战场上归来,满脸容光,一身飒爽英姿,举着红旗,走在队伍的前面。
回校后,校长简短的总结,剑雨根本未听进去。当校长宣布“同学们回家休息两天,后天照常上课”后,剑雨马不停蹄地急忙朝家中赶去……..。

发表于 2015-4-22 09:58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是不是写这样文字的人比较多?!
 楼主| 发表于 2015-4-23 06:48 | 显示全部楼层

烟雨红颜(小说连载10)(邻家女孩10)

烟雨红颜(小说连载10)(邻家女孩10
一阵急速奔跑,剑雨回到了离开一周的家中,放下背包和东西,就返身出门朝夏云的家中跑去,妈妈的问寒问暖一句也没应答,都让他丢在脑后。
刚进夏云的家门,夏云的母亲迎了出来,拉着剑雨的手说:“这次夏云多亏你呀,要不是你几时赶到,夏云肯怕大婶这辈子就见不着了”
夏云的上怎么样?要紧吗?拍片子了吗?伤到哪里了?一连串的问询,把夏云的母亲逼得连话都插不上。
一旁躺着的夏云看着剑雨急切地样子,嘎嘎嘎地望着剑雨笑了起来。
“还笑呢,大婶,你知道她出事的地方有多危险吗,如果要是再往前滚个几米,夏云就滚到山崖下面去了”。
“你们两个淘气包说会话吧,我到南院找你妈串门去”。夏云妈妈对剑雨说。
大婶一出门,剑雨急忙上前拉着夏云的手,急切地问夏云:“伤着哪里呀,腰没事吧”?
“那天,刘老师和同学们坐村里的拖拉机把我拉到县医院让医生检查后,说让在腰部拍个片子,片子出来医生告诉我说,你就是摔了一下,当时昏迷,可能是掉下山崖时倭住气了,给我开了点中药,就回来了。这两天回家就在床上躺着,我妈天天给我做好吃的,一天两个荷包蛋,我都有点不想吃了。”
“奥,没事就好。”我们学校休息两天,又开始上课了,你大后天能上学去吗?”
剑雨问夏云。
“没事的,这两天我下地多走动走动,应该没问题吧”。夏云回答道。
“那好吧,我想,你应该能下床吧,吃过晚饭,我在关帝庙门前等你”。
“有话现在不能说吗,就我们两个人,有啥事呀”?
“不知你这几天想我了吗,我可是在你不在的时候听惦记你的,就是担心你的腰啊”?
“这不没事吗,剑雨哥,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的,为你活着”。夏云说完这话,脸上浮起了红晕。
“哦,没事就好,我先回去洗把脸去,我和我妈连话还没说呢”。剑雨就说就往门外走。“记住,晚上我等你”。
剑雨走后,夏云马上从床上坐起身来,翻身下床,梳洗打扮起来,一边梳洗,一边哼着小曲,好像身上的疼痛全部好了似的,心里那美滋滋的甜蜜味道,只有她她心里最清楚不过了。
剑雨回家吃过饭,从挎包中找出夏云给她的那粉红手绢洗了又洗,凉了起来,这才算了事。
晚饭过后,剑雨和妈妈说找同学们玩去,就朝关帝庙走去,他等待着第一次,也是正式和夏云提出的第一次亲密约会…….。

 楼主| 发表于 2015-4-23 06:49 | 显示全部楼层

烟雨红颜(小说连载11)(邻家女孩11)

烟雨红颜(小说连载11)(邻家女孩11
关帝庙(俗称老爷庙)坐落在南街街道内,和剑雨他们一个巷子里,离他们家不到300米。她是在元朝初专门为祭奠(关公)关云长兴建的一座神庙。庙内分前院和后院两院,前院中殿为关公神像殿,前殿设戏台,后殿塑二十四个罗汉神像。后院以主殿二层楼为主,其余为南北配房和南北耳房。解放后后院就成了街道的小学校。
剑雨和夏云自小就在这条巷子中长大,在这个庙内看戏,在后院的学校内上学,和这座神庙朝夕相处,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剑雨小的时候经常和小伙伴们在这个庙内玩捉迷藏,整个庙前庙后剑雨都了如指掌,无处不熟悉。可在文革那几年,庙内大殿的神像被红卫兵搬走了,庙内的全部东西被“破四旧”都破掉了。就留下那破烂不堪的两扇门和一个看庙的老人。
剑雨在这种凄惨的庙门前和夏云约会,还真有点凄凉的感觉。
夏云吃过晚饭后,乘父母和院内邻居们聊天的机会从家中悄悄的溜了出来,朝“老爷庙”走去。
剑雨远远望见夏云的身影朝这边慢慢移了过来,便主动迎接上去。
“夏云,你吃过饭了吧”剑雨问夏云。
“你呢,也吃过吗?你来的都挺早的,你妈和我妈他们在聊天呢,我溜了出来。你找我有事吗?夏云回答道。
“你腰上的伤好点了吧,这几天肯定不能去上学了,我给你把作业带回来,不会耽误学习的。
“那得先谢谢哥哥了”
“你叫我什么?”
“哥哥呀”
“什么时候改称呼,不叫我剑雨哥了”
“那还不一样吗,省的我剑雨哥,剑雨哥的那样麻烦,直接叫哥哥这不挺好吗?”
“那不一样呀,要是你喊我哥哥,我们不能在一起好了”
“剑雨哥,我们从小在一个院内长大,两小无猜,青梅竹马,从小学到中学都在一起上学,相处的这样好,尤其是上中学后你每天接送我一起回家,那样照顾我呵护我,不让我受半点委屈,这次植树跌下土梁受伤后,要不是你及时赶到救我,我的伤肯怕现在连地都不能下吧?有那个大哥哥像你这样,对我这样的百般呵护呢?所以叫你哥哥,我觉得一点也不过分,你说是吧?哥哥。”夏云说着,乘势抓起剑雨的手往自己的胸口一放,“哥哥,你摸摸,我的心跳得有多快呀?”
夏云连珠炮似的一席话,让剑雨无唇以对,连话都插不进去。当夏云抓起手放在胸口时,更觉得不好意思,霎时间,脸红了起来。
“好了,你不要说了,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今天,我把你的红手绢洗好了,现在还给你吧。剑雨说着,从裤兜里掏出那粉红的、干干净净的手绢递给夏云。
“这手绢,哥哥就留着吧,也算我给哥哥的礼物吧。哥哥给我什么礼物呀,我还等着拿呢?”
“问我要礼物,我还没有准备呢,等以后给你吧”剑雨说。
“难道哥哥约我出来,就是为还我手绢吗,就没有别的什么吗?”
“我们在一起有好多年了,以前,我总是把你当小妹妹看待,不管什么时候总是想照顾好腻,保护好你,可这次,你受伤后,我时时刻刻一颗心都在想你,想你伤的厉害不,会不会把腰跌坏,想你一个小女孩,那样的能吃苦,那样的能忍着疼痛,要是这事遇到我,早不知嚎啕成啥样子了。”
“是吗,你在我受伤后,一直在想我。这就对了,你就是喜欢我了?对吗?”夏云问剑雨
“我也不清楚,反正心里就想着你的伤。”
“今天,我多高兴呀,既然哥哥心里想着我,就是喜欢我,以后我多了关心我的哥哥了。”夏云便说便手舞足蹈起来,可一阵疼痛,把她搞得龇牙咧嘴,吐吐舌头,坐个鬼脸,逗得剑雨笑了起来。
他俩便走便聊,不知不觉向巷子深处走去。两颗初恋的心碰撞在一起,那种甜蜜无间的话语,顷刻间在剑雨和夏云的心中留下了一个不可磨灭的烙印……。

 楼主| 发表于 2015-4-23 06:50 | 显示全部楼层

烟雨红颜(小说连载12)(邻家女孩12)

烟雨红颜(小说连载12)(邻家女孩12
巷子的尽头是一片水洼地,紧挨着是剑雨和夏云从小在这里玩耍戏水的“玉带河”。
他俩手牵手跨过水洼地,绕过水渠,沿着泥泞的小路,来到玉带河边。虽然路不好走,可他俩那种“勇往直前”的劲头可从未减弱,倒觉得兴高采烈,欣喜万分。谁成想,路越来越难走,慢慢地夏云跟不上剑雨的脚步,可剑雨那里知道,夏云的腰伤,还未完全痊愈,行走这样艰难的路,为了不扫剑雨的兴,夏云始终忍着一阵阵剧痛,陪着剑雨向河边慢慢走去。
路越来越难行,夏云的脸色也开始逐渐变了起来,时不时地脸上浸出一滴滴汗珠。剑雨望着夏云的脸色,眉头紧锁的样子,便开口问夏云:“你怎么啦,是腰痛吗”
夏云点点头说道:“哥哥,我腰有点痛,我们回去吧?”
“那好吧,你还能走吗?,不行我背着你返回去。”剑雨问道。
剑雨便说便蹲下身,挽起夏云的腿,背着夏云朝来时的小路饭了回来。
泥泞的小路,虽然只有几十米远,剑雨背着夏云却足足走了好长时间。
可剑雨那里知道,背上的夏云脸上一朵朵红晕浮现,正美滋滋地享受着爱恋的幸福中。那次自己的腰受伤,剑雨背着她,一路小跑,颠波的不知是幸福还是痛苦,可这次背上的她,爱给了她幸福,给了她快乐,给了她关怀,给了她呵护。
天色已经很晚,可他俩的情话永远说不够,道不完。那种依依不舍,初坠爱河的幸福,让他俩忘时恨更,不知不觉地已月上中天,隐隐约约的背影中,仿佛看着他俩浅笑低咏,为他们这一对纯情的恋人祈祷、祝福。
自那次约会后,夏云在家里继续养病休息,腰部的疼痛也逐渐恢复了。在家养病这些天,每天傍晚,剑雨挎着书包,来给夏云补习功课,每当这时,夏云的母亲就把他俩留着家中,到南院找剑雨的母亲闲聊去了。
每当剑雨为夏云补习功课时,夏云爬在桌上,歪着脑袋,听得聚精会神,一声不啃,两眼望着剑雨傻傻的点头。当听到剑雨“今天的课就这些内容,你慢慢做做作业吧这句话时,她顿时缓过神来。
“哥哥,你想我了吗?”
“哦,你咋问这个?”
“你说,你想我了吗?
“夏云,你也清楚吗?想,肯定会想得,但功课我们也得学习呀,要是不学习,我们就毕不业了。”
“我不管,只要哥哥心里想我,我就高兴了。”
“这是在你家里,你父母、兄弟都在,有些话我们对着他们说,不合适的,等你好了,我们有的是说话的机会呀。”
  “好,我等着你,哥哥”。
时间光阴如剑。经过每天补习功课,每天的祈盼,每天的情话无间,在剑雨和夏云的爱河中相持了有半月的时间,这半月的等待和守候,夏云对剑雨的那份情,那份爱,那份恋越来越浓,在懵懵懂懂中分享着她与剑雨爱恋。
夏云的复查出来了,腰痛已完全恢复,可以到学校上课了。
夏云看着母亲手中的检查结果,心中一阵欣喜若狂,夺门而去,跑到南院剑雨家中报告喜讯去了。

 楼主| 发表于 2015-4-23 07:09 | 显示全部楼层
几段与红颜知己爱恋的故事,历练了剑雨艰辛坎坷辛酸的爱情
 楼主| 发表于 2015-4-24 07:11 | 显示全部楼层

烟雨红颜(小说连载13)(邻家女孩13)

本帖最后由 jianke586 于 2015-4-24 07:13 编辑

烟雨红颜(小说连载13)(邻家女孩13)
剑雨听到夏云可以复学的消息时,两人欢声雀跃,一阵笑声冲淡了夏云在家休养不能上学的忧愁。“我有可以和剑雨哥一起上学去了”的呼喊,响彻整个南院,左邻右舍的叔叔、阿姨们为夏云的痊愈而高兴。

第二天清晨,天刚蒙蒙亮,夏云就起床,梳洗打扮一番,与剑雨同约如止在大门口,相伴而行去上学,可两人在走出巷口后,剑雨有意让夏云超过自己几米远,跟在后面,像一个卫士那样保护着夏云到了学校。

一样的情景,一样学习环境,一样的等待,一样的同行和守候,一样的爱心与岁月同在。

一日,剑雨在上体育课时,体育老师孙老师宣布一条令剑雨非常振奋的消息,“为了增强中学生体育运动,县团委在春季要举办全县中学生环城长跑运动会,我们学校从各个年级选拔产生优秀长跑选手,参加这次运动会,各位同学从今天起开始,暂停打篮球等活动,全力以赴准备参加这次运动会。”孙老师刚说完,几个和剑雨要好的男同学都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窃窃私语起来。

“同学们,高兴吧,不要吵了,从今天开始,由各个班级开始报名,经过学校选拔后,择优录取参加运动会队员。”

体育课后,剑雨组织班级的同学们,踊跃报名参加这次运动会。

当夏云听到剑雨要参加这次运动会的消息后,一股暖流涌上心头。望着剑雨得意洋洋的样子,夏云脸上也为之充满了喜悦,小脸上泛起了一阵红晕。

  经过学校的选拔,剑雨被选拔到学校长跑队,每日放学后,在县体育场参加长跑的长跑训练。剑雨的成绩从3000米到30000米,逐步提升,而且名列前茅,将代表学校参加全县环城长跑运动会。

那天,天气晴朗,街道两旁红旗招展,迎风飘扬。全县各中学参加运动会的健儿们,兴高采烈,在欢声笑语中等待运动会的开始,为此,剑雨的学校专门放假一天,为参加运动会的健儿们加油、助威。夏云随着同学们在街道的两旁,摇动着彩色小旗,为剑雨他们欢呼、呐喊。

运动会在县雁靖古楼下鸣枪开始。各就位…..叭、叭……。

枪声一响,剑雨和其他同学们向箭一样飞了出去,前3000米,剑雨跟着长跑的“第一集团军”在拼命的奔跑,步幅虽不大,但随着其他运动员,也还跟得上,可前面几个大个子的运动员,一直在前面领跑,剑雨这时的脸上已汗流浃背,汗水挡住了眼睛,用手一抹,继续跟在队伍后,向目标奔去。

第一环城转弯、第二环城转弯已经过去。第三环城转弯后,剑雨还在“第一集团军”里边跟着,眼看离终点还有几百米的时候,剑雨全身用力,步幅加快,一路连超几名队员,加快速度向终点跑去,可这时,一阵的猛追,剑雨的心跳也加快了,呼气,吸气感到困难起来。路旁的夏云看到剑雨已经跑了过来,带头在人群组中喊了,“剑雨加油,加油剑雨。”其他同学跟着夏云的喊声,一起喊了起来,让奔跑中的剑雨感到一阵的振奋,头也不会,径直向终点冲去,人群外,夏云随着剑雨的奔跑一路跟了下来…….。

到了,冲刺,撞线,剑雨跑下来了,他万万没想到,一个个子不高,清瘦的小伙子,能够跑了下来。他的心跳在加速,两鬓的汗水在流淌…..。

两个同学缠着剑雨在慢跑中,逐渐缓步行走起来。

“剑雨哥,好样的,你是英雄,你是学校的骄傲”,一阵喊声,把剑雨和同学们围住,“剑雨哥,还好吧,你是最棒的。”

运动会颁奖仪式开始了,当县团委书记,宣布剑雨获得环城长跑运动会第三名时,剑雨在扪心自问,这可能吗?

    经过激烈的角逐,剑雨和另一名同学获得了本次运动会的前三名。为学校获取了荣誉,在同学们的眼中,剑雨是学校的英雄。

   当下午放学剑雨手捧着那金红的奖状时,夏云的脸上红晕又起,一种崇拜和敬仰的心情,在她那幼小的心灵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烙印。

 楼主| 发表于 2015-4-24 07:14 | 显示全部楼层
烟雨红颜(小说连载14)(邻家女孩14)
环城运动会之后,剑雨在班级中的威望和女同学对他的崇拜日益提高,尤其是一篇《我眼中的父亲》作文,被班级老师评为优秀作文,更为剑雨增添了荣誉,让剑雨这个毛头小子在班级中更显得文才闪烁,光彩照人,许多过去对剑雨有成见的女同学,也主动过来和剑雨探讨文字写作的问题,一时间,剑雨对班级的奉献和管理,也显得更自觉和更主动。在同学们的眼里,剑雨成了班主任老师的勤务兵,一些家务事和班级中的事务,都是班主任让剑雨带领同学们去完成。

可这种忙前忙后的勤务事情,让剑雨和夏云的会面少了许多,有好几次夏云放学后到剑雨的教室找剑雨,可同学们一句“剑雨去给王老师干活去了”,就把夏云一人丢在学校,自己和女同学们回家,这样的情景发生几次后,夏云抽晚上吃完饭机会,去南院找剑雨,可剑雨还是没有回来。只好在第二天上学时等候剑雨,可每次剑雨都是“给王老师干活去了”敷衍过去。夏云也只好作罢,再不问剑雨什么。

一天早晨,剑雨和夏云刚走进学校,看到学校高中住宿区北方屋前围着几十个同学,过去一问同学,才知道昨天夜里,女生宿舍一个同学被用剪子刺死了,公安警察刚刚把尸体抬走,剑雨从窗户往里一望,宿舍的东墙上满墙的血迹未干,吓得夏云急忙拉着剑雨从人群中窜了出来,各自回教室去了。

剑雨和同学们还未坐定,班主任走了进来,宣布了一条惊人的消息,“昨天夜里,我们学校高中班宿舍发生一起凶杀案,今天同学们全部放假回家,三天后再来上学,”王老师话音未落,同学们脸色剧变,尤其是女生同学那脸上哭丧的表情,把一片恐怖的阴影笼罩在整个教室。女同学们三个一群,五个一伙,手拉手,相互偎依着,低着头,无言地悄然离开了学校。

三天过后,剑雨和夏云如期相约到学校按时上课。可一进教室,学校的广播通知,全部学生到学校礼堂安班级集合开会。话音未落,王老师走了进来,让剑雨集合整队,全部到礼堂开会。

剑雨和同学们刚走进礼堂,被礼堂主席台的“ⅹⅹⅹ凶杀案公捕大会”横幅标语吓呆了。主席台两边站着四名荷枪实弹公安,整个礼堂鸦雀无声,肃严阴森,黑沉恐怖。剑雨他们跟随老师按班级默默无声的站在那里,谁也不敢乱动。

公捕大会在简短的宣布对“ⅹⅹⅹ”女生逮捕的程序后结束。可剑雨他们从来未见过这种严肃的场面,一个个缩着脖子,跟着老师回到教室里。他们无有了平日里的欢声笑语,无有了吵吵闹闹,追逐打闹,无有了那活拨可爱的劲头。像做错事的孩子,坐在那里谁也不敢做声。
 楼主| 发表于 2015-4-24 07:16 | 显示全部楼层
烟雨红颜(小说连载15)(邻家女孩15)
公捕大会之后,剑雨和夏云的见面逐渐少了许多,除了每天在早上上学时夏云能见到剑雨的影子外,下学时夏云经常找不到剑雨,慢慢的夏云的身影也不在剑雨的教室门前闪动。夏云每次在找不到剑雨的时候,总是灰心丧气地独自一人回家,从心底涌起丝丝的失落和沮丧总是让夏云莫名其妙。剑雨这是怎么啦?总是在下学的时候不见踪影呢?

她那里知道,剑雨的班主任因胃溃疡导致胃穿孔去地区医院做手术,班级由副班主任曹老师来代课,可王老师的家中的一些小事,都是由剑雨和其他二个男同学去照料,尤其是王老师家中养得鸡和猪,都是剑雨他们每天去大理这些繁琐小事。

一天中午下课后,剑雨被曹老师叫到办公室,对剑雨说“听同学们反映,你和10班的一个女同学在搞对象,现在你是学生,学校是不允许搞对象的,今天找你来,就是让你注意自己的影响,要尽快和那个女同学断绝关系,你看到前几天高中班那次杀人案吗,很怕人的……….。”

“我和那个女生是邻居,只是每天上晚自习后,一起结伴回家,并没有搞对象那回事”。剑雨向曹老师解释。

“不管你们是否在搞对象,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吧,好了,你回去上课吧。”

剑雨从曹老师办公室出来,越想越气,“是谁的嘴这样贱,在背后说我的坏话,”一脸怒气走进教室,冲着全班同学大声怒吼道:“有本事站出来说话,在背后说我的坏话,还算个人吗?”

全班同学被剑雨这一声怒吼,搞得莫名其妙,几个女生低下头窃窃私语,还是班长了解剑雨,便问剑雨:“怎么啦,这么大的火气,谁说你的坏话了,”

剑雨见班长过来问话,连气带怒地说:“不知是谁,说我和别的班的同学搞对象,在背后给我捅刀子,班长,你说,这还是人吗?”

“好了,人家在背后说你,那肯定是无风不起浪了,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我们注意点不就完了,你还气成这个样子,再说,同学们也是为了你呀。”

“我不管是谁,有话当面说出来,不要背后打小报告,纯粹是小人呀”

“好了好了,别气了,马上上课了。”班长安慰剑雨道。

下午放学,剑雨本来去王老师家有事,可他让其他同学去做事,在教室里,等着夏云过来。

不一会儿,夏云身影又在教室门前出现,叫上剑雨一同回家。走在路上,剑雨把上午的曹老师叫他的事,同夏云说了个清清楚楚,让夏云以后别来教室来叫他,以免引起同学们的猜疑,在背后向老师说闲话。

本来夏云好多天就见不到剑雨,剑雨的话让夏云非常生气,扭头向剑雨说道:“你不要管人家怎样说你,我们就是搞对象,让他们说去,咱们俩青梅竹马一起玩到大,还怕别人说闲话吗,你忘了你背着我娶媳妇的游戏了吗,我不管别人怎样说,我还外甥打灯笼—照旧,看他们能把我们怎么样。”

几句连珠炮似的话语,说得剑雨面红耳赤,满脸通红,连句反驳的话都没有,望着夏云,傻傻地低着头一言不发。
 楼主| 发表于 2015-4-24 07:17 | 显示全部楼层
几段与红颜知己爱恋的故事,历练了剑雨艰辛坎坷辛酸的爱情
发表于 2015-4-24 09:16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初恋, 也是早恋!
 楼主| 发表于 2015-4-25 07:18 | 显示全部楼层
只有起点 发表于 2015-4-24 09:16
是初恋, 也是早恋!

感谢挚友欣赏和支持,送上清晨的祝福
 楼主| 发表于 2015-4-25 07:19 | 显示全部楼层
烟雨红颜(小说连载16)(邻家女孩16)
第二天,剑雨早早的起床,也未在大门口等夏云,自己径直就到学校上课去了。

上午,第一节课是语文期中考试复习课。曹老师在讲了考试的主要中心思想后,让同学们按课文重要内容,找出每篇课文的中心思想,写出各篇课文的的主要讲的层次内容。因为剑雨的语文成绩在班级中一直名列前茅,曹老师点名叫剑雨上讲台黑板上写出这些段落层次的内容。可当剑雨写完这些内容走下讲台的那一霎那,剑雨下讲台时,一步踏在讲台边缘活动的石块上,这块石块被剑雨一踩,顺着就返了过来,真好将石块砸在站在讲台下曹老师脚趾上,顿时,曹老师的大脚趾、二脚趾鲜血直流,一屁股坐在那里,痛得脸上直冒汗珠。几个同学见状,赶紧冲了过来,扶着曹老师走出教室,向学校医疗室奔去。

医疗室老师简单为曹老师止血包扎后,建议曹老师去医院拍X片,看看是否咋成骨折。剑雨和几个男同学从学校找了个平车,把曹老师扶上平车,急急忙忙向医院奔去。

挂号,找医生,拍片,又返回去找医生,几个程序的折腾,已经是中午时分了。当医生察看X光片后,对曹老师说,“只是皮外伤,脚趾骨头未骨折时”,剑雨和同学们才轻松地喘了口气,一阵紧张的心情才算放了下来。

等把曹老师送回办公室返回教室时,班中的同学们都未回家,都在急切地等着剑雨他们为曹老师看医生的消息。当剑雨他们几个男生一走进教室,几个女班委就围了上来,知道曹老师没有骨折,只是皮外伤时,一个个矛头直指剑雨开了腔,七嘴八舌地都怨剑雨,走路不小心,把老师砸着了,现在班级曹老师不能来上课了,像批斗会一样,把剑雨说的满脸通红,低着头呆在那里,一言不发。

还是班长比较老练,拍着剑雨的肩膀对同学们说:“讲台上这块活动石块,都好长时间了,我们也向学校反映过几次,总务室说等学校放假后处理,剑雨只是下讲台是不小心,把石块踩翻了,这个责任在我们班委,同学们不要批评剑雨了,他也不是故意的,好了,下午还要复习,都回家吃饭吧。”

班长一席话,把同学们的指责都压力下去,听到班长这样为剑雨开托责任,也就无话可说了,吵吵嚷嚷的都离开学校。

这时,夏云正好过来找剑雨放学回家,听到同学们的指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看到剑雨走出教室,就追上来问剑雨“怎么啦,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同学们那样指责你?”

剑雨向夏云简单把上午发生的事叙述了一遍,夏云听后,对剑雨说:“没事的,你也不是故意的,下午我们带点东西,一起去探望曹老师去,你说呢?”

剑雨说:“我知道,可怎向我妈说呀,我妈会骂我的,”
“没事,我和你过去向阿姨说。”夏云回答剑雨道。

回到家中,夏云原原本本把上午的事向剑雨的妈妈说了一遍,剑雨的妈妈一听剑雨在学校闯祸原由,也没骂剑雨,顺手从柜上抽屉了拿出5元钱,让夏云下午陪剑雨买点吃的,赶紧看看曹老师去。

吃了中午饭,夏云也不管上课时间还早,就到剑雨家中叫上剑雨,上街买了几斤点心,赶忙去学校看曹老师去。

曹老师正在办公室吃中午饭,看到剑雨和女同学来看她,满脸喜悦,赶紧放下碗筷,招呼剑雨他们两个。

“这事,也不怨剑雨,他也不是故意的,是他不小心踩了那块石块,砸着了脚趾,只是皮外伤,用不了几天就好了,你们两个还拿东西干什么呀,来看看就行了。”

曹老师望着夏云,对她说到“你是哪个班的,好像你就是哪个经常在教室门前找剑雨的哪个女生吧。”

“是的,我和剑雨住在一个院中,我们只是一起上学、一起回家,并不是同学们说的那样。”夏云便说脸便红了起来。

听着夏云和曹老师对话,剑雨担心的心终于松了下来,心想:“好歹,曹老师不怪罪我,这事就没事了”。

“好了,你们回去安心复习吧,迎接考试吧,我没事的,几天就好了”。

曹老师负伤后,剑雨和班长每天都看着课节表,每当有曹老师的课,剑雨就早早地来到曹老师的办公室,搀扶着曹老师到教室来上课。就像赎罪一样,用实际行动戴罪立功了,幸好这段时间是期中考试复习阶段,曹老师也不用经常展起来走动,坐在教课桌前讲课敬可以了。

二周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曹老师的脚伤也很快好了起来,剑雨除搀扶曹老师上了外,每天放学后,还和其他男同学到班主任王老师家里喂猪、喂鸡去。用辛勤和劳动,为班级和老师们服务着,迎接着期中考试的到来…..。
 楼主| 发表于 2015-4-25 07:21 | 显示全部楼层
烟雨红颜(小说连载17)(邻家女孩17)
紧张的期中考试开始了。
在这次开始中,剑雨各门功课都考的都比较理想,由于平时学习刻苦,把握重点复习,掌握学习要点,尤其是在文科项的考试中,都是在考试时间刚过一半时间,就交卷走出教室,每当他走出教室那一霎那,同学们都投来异样的眼光,好像在说“剑雨是怎么学习的,这么快就答完交卷了”。
在最后一堂数学考试完毕后,曹老师向他们宣布了一个决定:“同学们今天考完试,值日生吧教室打扫一下,我们这个学期就开始放假了,考试成绩在一周后,由班长分头通知同学们,祝愿同学们在这个假期中玩得愉快,但有一条可别忘了做假期作业。”没等曹老师说完,同学们都兴高采烈地议论开了。
愉快的假期,是剑雨和夏云这对初涉爱河的飞燕,在他们那个小院中的两个屋檐下开始“筑巢、垒窝“了。每日除了能在一起复习功课外,剩余的时间,都是剑雨带着夏云到城外的河边度过。有时,两人在河边的蒲草中采摘回满篮的苦菜,分点着送给院中那些婶子,大娘,让院中更多的大人们分享着那份清香、酸苦的味道。更多的大人们,在餐中享受着苦菜就饭的美味。可每次在剑雨和夏云分菜时,都向他俩投来祝福和快乐的眼光,总是有一句不寻常的话语,祝福和恭贺着他俩。“剑雨和你媳妇还真是挺敢干的,每天过来送苦菜,真让我们过意不去啊,瞧这小俩口,还真是挺般配,夫唱妻随的,剑雨,快让你妈妈早该把夏云娶过门啦”。
阿姨,大婶的夸奖和祝福,话虽然是玩笑话,可也把剑雨和夏云的心,说的暖暖的。每当这时,剑雨倒下苦菜,就跑了出去,可夏云的脸总是那样的带着羞涩,红彤彤的,还真的害羞起来。那份甜蜜和幸福的美丽,在夏云的心中留下短暂的快乐。
十几天的复习、挖苦菜,每天剑雨和夏云厮守在一起,欢乐、尽情地分享着那无拘无束的快乐时光,这是剑雨和夏云在初涉爱河的恋爱中,最幸福和最快乐的一段时光。这段幸福的获得,无有了同学们的猜疑和指责,无有了大人的管束和呵斥,无有了学习的紧张和老师的训斥。天真的快乐和可爱,在这个假期中赋予了剑雨和夏云纯真的爱,也让那份无瑕的爱情在这段假期中更显得坚定无邪。

快乐的假期很快就要结束了,剑雨和夏云这对初恋的伙伴,也随着夏日的过去,又开始新学期的学习了。

可他俩那知道,未等开学的日子到来,一个惊然的消息,却让这对恋人从此远隔千里,只能请鸿雁为他们传书了……。
 楼主| 发表于 2015-4-25 07:22 | 显示全部楼层
几段与红颜知己爱恋的故事,历练了剑雨艰辛坎坷辛酸的爱情
 楼主| 发表于 2015-4-28 21:07 | 显示全部楼层
烟雨红颜(小说连载18)(邻家女孩18)
剑雨和夏云就要开学了,可离开学的日子还有两天,学校王老师派同学来找剑雨,让他通知班级所有同学,“明天到南城门口迎接记录影片:毛主席第九次在天安门广场接见红卫兵的电影片子”。

剑雨接到通知后和其他同学分别到四街三关的48个同学家中,传达了学校的通知。

第二天一大早,剑雨和同学们就来到了学校,集合整队,打着红旗敲起锣鼓,浩浩荡荡地到南城门口等待“红色的影片”到来。城门两侧人山人海,红旗飘扬,锣鼓喧天,像过节一样的红火热闹,整个南城门口,人头攒动被围得水泄不通。

“毛主席第九次在天安门广场接见红卫兵的电影片子”到了。顿时,整个南城门口沸腾起来,“祝福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寿无疆,祝福林福统帅身体健康,向红卫兵学习,向红卫兵致敬”等口号欢声雷动,响彻云霄,一片红色的海洋,口号声,锣鼓声,相接连天,号声振荡。

前面有两辆解放车挂着答复标语开道,后面有几辆吉普车缓缓驶过南城门,“毛主席第九次在天安门广场接见红卫兵的电影影片”像迎接毛主席到来一样,迎接进县委大院。

晚上,剑雨和夏云一起同同学们观看了这部红色的影片,整个县城万人空巷,奔走相告,相约无间,都去感受那毛主席接见的光辉时刻。

开学的日子到了,剑雨清早早早起床,洗脸吃饭后,到北院喊夏云去上学,
当他走到北院时,看到院子里摆满了大大小小的柜子和包袱,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跑进家问夏云:“这是干啥呀,你们家搬家吗?”

夏云把剑雨拉到院子里,说道:“我爸爸要调到地区电机厂工作了,我今天就不去上学了,我不在这里上学了,你先去上学吧,中午回来我去找你”。

剑雨一边往门外走,一边回头看着夏云,你就这样走了吗,我咋一点消息也没有听到呢?

夏云望着剑雨的背影渐渐离去,心中一股不愿舍去的酸楚上下翻腾着,可她现在能怎么样,父母要调走,她也没有办法呀。

中午,剑雨放学回来,未进南院,径直朝北院走去,可知看到人去屋空,一只铁锁紧紧地锁着那道他经常进出的门。

剑雨嘚啦着头,像丢了魂似的,慢步回到家中。母亲问他:“咋啦,和谁吵架了?”剑雨没有回答。

“嗷,我忘了,夏云给你留下一个纸条,在表匣上面放着,你去看看去。”

剑雨听妈妈这样一说,把书包往炕上一扔,赶紧朝柜子奔去。拿到那纸条,往开一打,清晰的字迹让剑雨喜上眉头。只见那纸条上写道:

剑雨哥哥,你好。

我来不急和你道别了,车要开了,因为爸爸单位的车和我们全家一块走,等我到了那里,问清楚地址,给你来信吧。夏云留言。

短短几行字,啥也没说,夏云就这样走了。

剑雨望着那小纸条,呆若木机,想说的话,现在连说的人都不在眼前了,他苦丧着脸朝门外走去。剩下的只有等待那遥遥无期的信了…….。
 楼主| 发表于 2015-4-28 21:12 | 显示全部楼层
烟雨红颜(小说连载19)(邻家女孩19)
秋去冬来,剑雨自夏云搬家后,每日等待着夏云的来信,可这等待的世界显得那样的漫长和无聊。明知夏云搬家后,不能再和他一同去上学,可剑雨还是在大门洞内傻傻地等待着夏云出来,有几次还差点上课迟到。这样的情景,总是在剑雨的傻笑中活灵活现,也不知为了什么,总是让剑雨痴情未了,像做错事的孩子,低着头,在那里木纳地等待着。
这一年冬季,剑雨再没有了和夏云的同去同归,也没有了从容不迫的学习激情,更没有了牵肠挂肚的担心,寂寞的上下学,也成了剑雨默默无言的沮丧岁月,漫长的冬季,也显得无情和不随人意。
夏云的来信迟迟未能等到,久盼的消息始终杳无音信。可剑雨父亲的来信让他更不敢相信,这次和夏云的离别,却成了他在今生永远的离别。
年关一天天近了,学校的期末考试已经进行完毕。剑雨在省城的工作的父亲来信让剑雨他们全家到省城去。未等学校放假,剑雨就随母亲踏上了南下的列车,离开了那座让他魂牵梦绕的小院……。

时光如梭,岁月无情。剑雨和夏云的爱情自那次离别后,两人再也没有见过面。以至于多年以后,在夏云的城市,剑雨在一次转乘客运汽车时,偶然碰到夏云,可剑雨未能当面认出夏云,倒是夏云先认出了剑雨。两人各自在丈夫和妻子的陪同下见面,显得那样窘迫和尴尬,草草含蓄后,互致问候,连联系的电话都未来得急问一下,客车就启动了。从此再无联系。
后记:剑雨和夏云的小说,在童趣玩耍中嬉闹,在中学就读时情窦初开,在毕业在际时离别。他们两人两小无猜,日久生情,虽无有惊天动地的洒脱的爱,却是在懵懵懂懂中开始逐渐喜欢起来,也可以说是在彼此喜欢的基础上,学会了爱上逐渐喜欢的人。这一段事过境迁的爱情,虽没有浪漫,但在他两人稚嫩的心目中,留下了一段刻骨铭心的爱。虽没有爱的辉煌,却也在那个“谈虎色变”的年代,欢快地渡过一段美丽幸福的时光。
 楼主| 发表于 2015-4-28 21:14 | 显示全部楼层
烟雨红颜(小说连载20)(邻桌女生1)
一九七零年,严寒隆冬的季节。

几场大雪把雁靖城妆扮的银装素裹,一片雪白的世界。呼啸而过的寒风夹着飘雪,飘落在路面凝结成的灰黑色冰块,把通往火车站的公路,遮盖的严严实实。路上零零散散驶过几辆毛驴拉车,赶车老人几声吆喝声,伴随着“蹄塌,蹄塌”的毛驴行走声,惊醒了路边树上的窜越觅食的麻雀。

在这个隆冬的季节,剑雨同弟弟、妹妹随母亲去省城与在那里工作的父亲团聚,过年。(那时,京原铁路还未通车,在这个文明古城,每天只有早晨一趟下原平的闷罐火车,也是雁靖城周边乡镇唯一出行的旅客列车。)

一声长笛,火车就要启动了……。

剑雨心随着火车而兴高采烈,稀奇地和弟弟妹妹一起扒在“闷罐车”的四方小孔窗口,瞅望着铁路边一闪而过的树木和电线杆。几次,母亲让他离开窗口,兄弟三人都把母亲的话当耳边风,置之不理,心儿随着前进的火车驶向远方。


经过一天的火车颠簸,傍晚时分,列车停靠在省城北站。在熙熙融融旅客的簇拥下,剑雨跟着母亲,拉着妹妹,下了火车,见到了一年不曾见面的父亲。

全家人在省城的团聚,给剑雨他们这个幸福家庭,带来了时常不见得欢心和鼓舞,也给剑雨他们三兄妹带来了喜悦和快乐。每到星期天,父亲领着他们三兄妹,到动物园去玩耍,那充满幸福的的快乐,是剑雨他们三兄妹是从未感受过的。几个星期下来,父亲领着他们逛遍了省城所有的公园,虽然是在冬季,可剑雨他们三兄妹玩耍的兴致和快乐是求之不得的。尤其是在春节和元宵节期间,白天跟着父亲逛街玩耍、看红火热闹,晚饭后,又情不自禁的混入厂俱乐部看戏、看电影。无忧无虑的玩耍,兴高采烈的看红火热闹,已将剑雨对夏云的思念已冲淡的烟消云散。

正月十五过后,父亲和母亲决定剑雨和他妹妹不再回雁靖城上学,并联系好就在厂子弟校借读。

开学的第一天,剑雨和妹妹被父亲领到学校,校长安排剑雨在初中部借读,妹妹在小学部借读后,就直接进入班级,开始了新学期的学习。

新的学校,新的同学,新的课堂,对剑雨来说,是一次重新的认识。尤其是课程衔接上,使剑雨这个在县城中学校的名列前茅的学生,又是一次新的考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安全文化网 ( 京ICP备05066184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01185号  

GMT+8, 2018-1-17 21:2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