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文化网购·安全超市

安全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062|回复: 10

刘志军部长应该看看,燕赵百姓的血流的太多了(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3-4 04: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国铁路公害触目惊心  
年年路外伤亡一万余人
铁路官僚滋生腐败
中国法规需添上铁路空白
滔天民怨   无处申诉

尊敬的驻足者,您好!
感谢您观看以下内容!
提笔不禁满腔的酸楚,我将给你们提供一个尚未被挖掘的中国公害。那就是中国铁路自建国以来所存在的有关路外伤亡及官僚长期存在的渎职与失职的严峻现实。面对中国铁路的种种问题,目前在中国还无人敢涉足此类题材,因为这将会引发有关中国铁路法规及政系的太多触动。我反映的仅仅是路外伤亡一项,但通过此项,中国铁路所存在的问题可见一斑。
2003年7月13日,定兴县北河中学年仅17岁的学生牛兰霞在石铁分局郎国平管段北河车站被上行列车刮伤长达十八个小时无人过问,最终不治身亡。此后,我们开始了长达一年多的讨说法之路。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们经历了很多。在这种经历中,我才感到中国铁路所存在的问题是如此之多,路外伤亡事故是如此的触目惊心,铁路局内部的派系是如此之复杂。一方面是国家的撑腰和铁路系统法制法规的不完善,另一方面是这些官僚的严重渎职和管理不作为,以至直到今天,铁路上使用的有关路外伤亡的执行办法竟然还是1978年所制定的办法规定,而对铁路管理层的事故责任人处理上,也无明确的法规可以遵循。这使我不禁感叹,只是可怜铁路沿线的百姓,他们太苦了!
2003“7.13”事故发生后,石家庄铁路分局方面不但不承担责任,分局长郎国平还指使石铁及保定车务段一行三人,上京在死者亲属的工作单位散布“死者亲属欺诈”及“爱怎么办就怎么办”、“爱上哪告就上哪告”、“我们不怕”等言论。甚至说死者是自杀。在石铁解决不了问题时,我们只有找到石铁的上级单位北京铁路局,郎国平得悉此事后,大为光火,并怨手下办事不利。也许您不知道,在郎国平管理的石铁每年路外伤亡人数都在三、四百人,就是因为石铁高层的失职及渎职,致使沿线农民一年年就这么死着,一个个家庭就这么被毁掉。去年死亡又是370人。而路局下拨的4000万设施维护款也不知花到什么地方去了。
但中国铁路每年的路外伤亡受害的人太多了,已经成为了一种公害。年年10000多起,死亡7000至8000余人,一年一年累计下来的数字实在是惊人啊!我们通过“7、13”事故曾调查了发生在石铁管段的其余路外伤亡事故死亡案例,几乎每一起事故都和铁路的管理渎职有关,如果这些漏洞能早些杜绝,绝对不会有这么高的死亡事故。面对这种铁路公害,确实已到了不彻底整治不行的地步了。但这似乎是一个被遗忘的角落,还未引起人们的关注。但每一起事故,都牵扯到一个家庭,无论是对社会还是对沿线铁路安全,都是潜在的不稳定因素。
另外,而石铁承担着京广及京九铁路的安全责任,但却屡屡发生路基塌陷、设施失修现象。2004年2月中下旬,石铁石太线又因枕木年久失修而发生了五节油罐车脱轨翻车的重大事故。
就路外伤亡事故一项,仅北京铁路局下辖的北京铁路分局与石家庄铁路分局的死亡人事就占全国路外伤亡总数的十分之一。死亡人数比例之大,令人震惊,就这还不包括天津分局、临汾分局及太原分局。
铁路的路外伤亡年年事故居高不下,只要是无钱无势的百姓伤亡,均无任何说法。虽然已时过境迁,但大批死者家属的善后问题并未得到妥善解决,时至今日众多死者家属提及此事时,依然悲愤交加,在今天的社会大气候下,希望中央媒体能重视这种民怨。
通过山西煤矿事件及阜阳的奶粉事件,我们感到应该是社会关注路外伤亡事故的时候了,以上事件的死亡人数只是在几十人,而路外伤亡之公害却达上万人,且具有时间的累计性。我们真切希望“7、13”路外伤亡事故能成为一个引子,石家庄铁路分局能成为一个典型,严查路局及分局的管理事故,真正做到对铁路沿线的百姓生命负责,也希望能从全国范围内开展铁路路外伤亡事故及排除国家铁路隐患的大规模整顿。
我们国家的铁路的管理者只重表面的政绩工程,却对实质性的安全管理  依旧不作为,这种漠视,已经给铁路沿线的百姓造成了真切的重大伤害。不管是何种立场,路外伤亡数字的事实是不容任何人改变的。
目前中国铁路的官僚作风已到了非常触目惊心的地步,且派系复杂。只要在当政阶段,各种事故及管理责任都在能隐满就隐满,能不报就不报。只要期满离任,一切就万事大吉。面对百姓的伤残他们已经到了能非常坦然视而不见的地步,只可惜,铁路沿线的百姓太可怜了。
您可能无法想象,目前石家庄分局铁路基层的人员素质是何等的差,而面对伤亡事故又是何等的冷漠,原由只是年年死伤的人太多了。其实只要管理层稍加重视,每年绝对不会有这么高的伤亡率。
看似很平常的路外伤亡事故,经过我们调查走访后发现,这不仅仅是一起路外伤亡事故,而是一起严重的石铁领导的失职与渎职行为所造成的,正是石铁管理层的不作为管理,才会导致这起事故的发生。也正是铁路路外伤亡太普通了,人们才会忽略这种公害的存在。在这起事故的调查中,我们发现石铁存在的问题不仅仅是路外伤亡这一项,同时,还包括铁路沿线的工程质量问题及铁路基础设施的维护问题。
出于对受害者家属讨回一个公道外,也同时为了千千万万石铁沿线的无辜农民能免受新的路外伤亡事故的伤害,也是为国家铁路资产的社会责任心,我真切期望我反映的情况能引起我们中央级媒体的的重视,也期望着我们的问题能在您的关心下早日解决。我们跪谢了。
恐感耽误大家太长时间,匆匆收笔,同信附上详细材料。

“7.13”事故亲属

联系人:苏剑屏  兰雪   联系电话:13671372264   
邮箱:lanxue810@126.com



2003“7.13”路外伤亡事故材料

少女被撞18小时后致死,现场即无救护也无看守            (1)
死者家属四次讨说法  石铁放言“我们谁也不怕”
石铁年年毁三百余家庭,局长居然当选人大代表
京广铁路护拦破损严重,沿途农民命悬一线
石铁路况管理不作为,铁路第六次大提速隐患堪忧
铁路公害已成社会问题,中国铁路法制亟待完善
声明:本人保证对以下内容的真实性负责!
说明材料

2003年7月13日凌晨,死者牛兰霞(女、17岁、河北保定定兴县北河中学高一学生)骑车途经定兴县北河镇北河车站前往北河中学的途中,穿越无人看守道口时,被上行列车撞伤身亡。事故发生后,北河车站并未及时对死者进行及时的抢救。事发当时,只是草草地处理了一下现场,简单地认定死者死亡即告了事。直至当天晚上,死者的亲属才自行找到死者,将死者拉回家中,离出事已经过去了近18个小时。致使死者在未得到及时救护及无人看守的情况下,在路基上躺了近18个小时。据死者父亲及到现场的亲属讲述,亲属找到死者时,身体完好无损。当死者父亲为其更换新衣时,尸体微温柔软。死者律师判定责任为铁路部门未能及时实施抢救,致使死者因人为因素致死。
其后,(2003年7月22日)在保定车务段安全监察室路外伤亡负责人李玉明的主持下、北河车站站长王连成及驻站公安姚健的参与下,会同死者家属共同举行了第一次事故调查委员会的调解会议。在会上,李玉明百般推委责任,避重就轻。致使会议在长达三个小时的过程中,未能产生任何结果。其间,死者的父亲一直保持克制,至始至终未发一言。而李玉明则利用死者家属对铁路法规的空白,一直未正面回答死者律师提出的质疑。                         (2)
作为第一现场勘察的北河车站公安姚健,在处理事故现场时严重违反了司法程序,事故报告及现场勘察报告极其简单,面对死者律师的提问,表述含糊,前后矛盾,甚至在事故处理委员会上所提供给亲属的现场草图,也是临时补画的。面对亲属的提问,姚健竟然不顾亲属的心情,现场不时的讪笑,实在是令死者家属无法接受。更为严重的是,在暂短看护现场其间,死者佩带的一块高档女士手表竟不翼而飞。而当时死者所骑的自行车前轮,也被扔到了60米以外的树林中。当死者亲属晚上找到死者时,现场看护空无一人。当笔者问及现场为何无人看护时,王连成及姚健竟然说“值班人员要睡觉,总不能不让值班人员睡觉吧”。
当召开第二次事故委员会时(2003年8月20日),姚健竟然没有到场。据站长王连成提供的理由是作为事故第一见证人的姚健“今天轮休”。面对这样的回答,笔者不得不注意到这么一个事实,第一次事故委员会上,姚健所提供的许多事故现场情况在死者律师的追问下,漏洞百出,会上李玉明几次将姚健借故叫到隔壁的小屋中私语。而第二次委员会上,竟然以今天轮休拒不参加。而开会的时间是几天前双方就商定好的,这其中的原委笔者不知是为什么。
在事故委员会第二次调解会上,李玉明以种种借口推委死者律师请求阅示的材料,在双方的争执中,李玉明居然说:“你们掌握的材料不给我看,我手里的材料也不能给你们看”(录音节选)。面对李玉明及王连成无所谓的态度,当死者父亲愤怒地指责李玉明“不配做一个国家干部”时,李玉明也以同样的情绪与死者父亲争吵。最后竟然说“我就是拿这份工资的,上面让我怎么处理,我就怎么处理”(录音节选),笔者不禁设问:李玉明所说的“上面”究竟是哪里?
在整个事故委员会上,北河车站站长王连成多以沉默应对,甚至王连成记录了死者律师提出的一些意见时,李玉明竟急道:“王连成,你到底听谁的?我让你记时你才能记,我不让你记时你就别记”。
当笔者问到李玉明是否知道1990年第七届人大常务委员会十五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铁路法》、1986年国家七部委经交161号《铁路道口管理暂行规定》、1995年国家七部委国经贸运466号及2001年国经贸运291号文件时,作为专门负责事故处理的李玉明竟然大声说道“我干了这么多年,从来就没有看见过这些文件,而且上级领导也从没发给我。这些文件别说保定车务段了,就是石家庄分局也没有”(录音节选)。面对李玉明的回答,笔者无言以对。      (3)
当笔者问到李玉明:“一面是铁路护栏的破损,一面是疏于管理的麻痹,在这种混乱的情况下,如果当时在铁轨上的不是死者,而是一截固定的枕木,后果将是怎样?”时,李玉明不以为然的回答使笔者目瞪口呆。竟然是:“枕木算什么,还有人埋过炸弹呢!”听李玉明如此一说,笔者不禁感到京广线的管理隐患确实已十分危急了。
在死者家属实在无法接受保定车务段有关事故处理意见的时候,笔者只有给石家庄铁路分局局长郎国平写了一封事故概况及对于两次会议的不同看法的信函,也列举了护栏隐患的问题,包括寻求笔者同行媒体支持的想法。
于是在第三次调解会议上(2003年10月10日),也就是郎国平接到笔者的申诉信后,石铁方面可谓派出了强大的谈判阵容:分局安全监察室主任李令令、石铁公安处科长曲立昌、保定车务段副段长董越高、高碑店大平派出所副所长刘元武及干警张成。李玉明居然还专门准备了一台录音机,以期向上级“如实”汇报结果及捕捉我方谈话“证据”。在这种氛围下,石铁分局人员开始了各自的角色扮演。
我方始终抱着坦诚及创造良好氛围的原则进行对话,但当石铁方面“领导重视”、“表示同情”及互戴高帽这一套完成后,却依旧重复着前两次的调解内容及“李玉明方式”。尤其是在谈到事故责任认定时,双方分歧开始加大。我方认为再谈下去已无必要决定退场,但石铁方面则力邀谈下去,并说“程序还未进行完”。于是我方只好与石铁方面“继续谈”,会场已然是被双方情绪化的气氛所笼罩。        其间,石铁方面经常有人借故退场再返回。在其后的调解依然没有进展的情况下,我方再一次要求退场,但石铁方面依然力主“接着谈”及“将程序进行完”。我方只好与石铁方面继续对话。等待对方的潜台词。此时已时至中午,石铁方面要求利用中午的时间“我们紧急商量一下”,我方只好同意下午再谈。
下午的调解依旧维持着上午的形式,最后,录音机关掉后,在石铁方面“这事谁也说不清,想尽快了结”、“本不想参加,但领导非让来,没办法”、“就算责任在你们,补助的钱也可以商量”、“反正钱是国家的,又不是我掏”等等的言语之下,我方才勉强接受了此次调解的结果,表示感谢石铁方面的努力,并可以等待石铁方面的最后意见。
发表于 2005-3-4 05:55 | 显示全部楼层
<> 把铁路交给外国人经营!</P><>我100%支持, 这帮混蛋</P>
发表于 2005-3-8 13:22 | 显示全部楼层
铁路是国中国,作为一名铁路基层人员,我很了解铁路官员的腐败,任何管理,只是为了政绩,路外伤亡我们确实见的太多了。但每个基层单位都是有路外伤亡指标的,道口有有人看守道口和无人看守道口,从你的信中,了解应该是无人道口,处理路外伤亡的法规确实是1978年的,听说赔偿金额很低。从2005年开始,国家和铁道部有规定,路外伤亡事故调查,要有地方政府参与,为此,我们这边的大小领导都很紧张。你们的事,估计很难解决,铁路对路外伤亡处理的规定太老了,不符合现在的社会发展,但也是有效的国家法规。
发表于 2012-8-26 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不见啊
发表于 2014-6-11 14:10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给刘部长,部长自己都进去了,莫大的讽刺啊
发表于 2014-6-27 08:59 | 显示全部楼层
增强全民的安全意识,防止事故的发生才是办法呀。
发表于 2014-10-20 16:50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天已经替刘志军看了
发表于 2014-10-21 09:01 | 显示全部楼层
同意6楼,提高全民的安全意识;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发表于 2017-6-13 22:15 | 显示全部楼层
增强全民的安全意识,防止事故的发生才是办法呀。
发表于 2017-11-6 18:09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志军自己的问题都没有说清楚,渎职与失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安全文化网 ( 京ICP备05066184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01185号  

GMT+8, 2018-1-24 19:5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